散文(雜文)

留在北大荒的足跡

2013-04-09 09:09:00| 發布者: tianjin| 查看:

摘要:

(作者:張貴祥)

    都說北大荒有“三寶”,人參、鹿茸、烏拉草。當年,下鄉到黑龍江農場的知青可只有和烏拉草相交的福分。北大荒冬季來的特別早,農歷八月十五剛一過,氣溫便驟然下降,天寒地凍,大雪飛揚。學著當地人的樣子,知青們也從附近的草甸子上割來了一捆捆的烏拉草,這種草生命力極強,北大荒到處都長,絕非稀有為貴、稀有為“寶”。烏拉草的加工是個細致活,首先要把它放在冰面上用木槌使勁打爛,而且越爛越好,然后將其放到鞋子里才又舒服又保暖。下鄉時父母給準備的棉鞋都是根據自己孩子的腳準備的,這一回可就麻煩了,把烏拉草塞進鞋里,自己的腳就甭想再進去。大伙全都傻了眼,不往鞋里塞草吧,零下二、三十度的氣溫非把腳凍爛了;塞草吧,鞋里就沒有了放腳的地方。在老知青的提示下,大家都去商店買大號尺碼的棉鞋,把從家里帶來的那雙留到天不很冷的時候再穿。

    商店的采購員可真稱得上是遠見卓識,在貨架上早準備好了滿滿當當的大號、特號尺碼的棉膠鞋,我的腳本來就不小,穿球鞋得穿43號的,這次我準備買一雙45號的棉膠鞋,售貨員卻建議我再買大一號的。“聽人勸,吃飽飯”,我買回了雙小船一樣的大鞋,在里面塞上厚厚的烏拉草,再墊上氈子鞋墊,套上毛襪子的腳往鞋里一穿,嘿,不大不小,正合適,在地上踱幾步,還挺跟腳。正是由于鞋里有“寶”的緣故,幾年間在冰天雪地里干活,卻從來沒凍傷過腳。

    很快,大家的腳上都已裝備完畢,你一雙大腳,我一雙大腳,就連女同學的腳上也都穿著40號開外的大棉鞋。當出工的鐘聲敲過以后,在那白皚皚的原野上便會留下數不清的“大腳怪”的足跡。

    那是下鄉后的第二個冬天,農場臨時組建了一個赴小興安嶺的伐木隊。根據連長的要求,每個人都把絨衣、坎肩、棉襖和大衣一件件套在身上,把行李平擺在車廂上后,大家依次爬上敞篷大卡車。坐在行李上你挨著我,我擠著你,這樣可以暖和一些。零下三十來度的氣溫,汽車開起來冷風襲人。大家無暇觀賞小興安嶺冬季的秀麗景色,只想怎樣才能暖和一點,多數人都把臉埋在雙腿之間,身體蜷作一團。忽然,汽車嘎然停下,連長命令大家立即下車,一時間大家還不清楚發生了什么事。連長讓汽車空著往前開,讓大伙跟在車后跑步追趕,汽車在二、三里遠的地方停了下來,我們氣喘吁吁地追了上去,上車后大家才悟出連長的用意,原來在車上坐的時間一長,血液循環減慢,雖不會明顯感到腳冷,卻極容易在這種麻木的狀態下造成嚴重凍傷。就這樣坐一段車,追一段車,再坐一段車,再追一段車。也不知道在崎嶇的山路上留下了大家多少腳印,三百里的路程,足足用了六七個小時。這次跑步進山的情景真是令人終生難忘,仿佛當年的腳印和車轍一起,至今仍留在山間的那段戰備公路上。

    選調回津上學也是在冬季。象所有提前返城的人一樣,我也把大部分的個人生活用品送給了留下來的戰友。別的東西留給了誰,留給了上海知青,哈爾濱知青,還是天津知青已無法記起,也不想記起,唯有那雙新買的還沒來得及上腳的大棉膠鞋是留給了同班的齊齊哈爾戰友,他的名字我記得很清楚,記得同樣清楚的是他也有一雙能穿46號棉鞋的腳。不知那雙鞋穿在他的腳上,又在北大荒留下了多少深深的足跡。

Copyright 2016 天津市商會 版權所有

天津市工商業聯合會 電話:022-27125110 地址:天津市和平區花園路9號 郵編:300041

技術支持:天津青年創業園 津ICP備05000951

津公網安備 12010102000323號

返回頂部
老司机AV片-最新无码片